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文化 >> 康巴人文 >> 瀏覽文章

我們的康定情歌

甘孜日報    2020年01月03日

      ◎郭昌平

      最早提及這段歌詞的是《甘孜報》(月未版)1996年10月31日第三版頭條刊載的一篇署名為“人禾”的老康定人撰寫的題為《<康定情歌>曾借用<婉容詞>的名句》的文章,該文不長,卻第一次將《康定情歌》與吳芳吉所作的《婉容詞》聯系了起來,第一次提出《康定情歌》第四段歌詞借用的就是《婉容詞》中的名句“世間女子任我愛,世間男子隨你求?!比歡夥技撬??《婉容詞》是怎么回事?該文未作詳細披露。

     為此本人沿著這一線索進行了長達數年的追蹤,最后在我州老一輩文化人龔伯勛老師的幫助下,我終于找到了吳芳吉的生平及有關事跡,同時也看到了《婉容詞》全文。這里需要提及的是,2008年我到成都龔伯勛老師家中打印這篇《婉容詞》時,正是5月12日中午,材料還未打印出來,強烈的汶川大地震就發生了,當時我們都沒有意識到這是一場多么大的災難,都沒有跑,在斷斷續續的余震中,堅持把材料打了出來。今天想來除了后怕,就是對龔伯勛老師的崇高敬意,這是一位視康定為第二故鄉的老人對康定情有獨鐘的愛的深情體現。

     通過對吳芳吉先生及《婉容詞》的了解,我進一步堅定了我的觀點,《康定情歌》第四段歌詞就是文人后來添加的,而且就是來源于吳芳吉先生創作的《婉容詞》。

     吳芳吉先生,號白屋,1896年出生于四川江津(現屬重慶市),1932年因病去逝,享年36歲。吳芳吉先生從小力學苦讀,穎慧過人。十歲開始學寫詩,十三歲在江津縣白沙鎮聚奎小學就讀時,因寫《讀外交失敗史書后》一文而名噪全縣,被視為“神童”。十八歲前后開始創作詩歌,到1919年“五四”運動時就已經成為了國內頗有影響的現代詩人,所寫詩歌被稱為“白屋詩”。當時在全國有著極大的影響,1920年毛澤東同志在長沙曾以“芳吉知春,芝蘭其香”加以評注贊賞。梁啟超、于佑任、吳宓等人也曾盛贊其才。

     二十年代,在四川華西大學任教的加拿大學者文幼章就曾專門撰文向國外介紹過他的文學活動。1927年9月,應校長張瀾先生數度函邀,吳芳吉到四川大學(當時叫國立成都大學)任教并擔任中文系系主任,同時還兼任華西協和大學和公立四川大學中國文學院教授。這期間,他提倡德化教育,堅持以身示教,教育學生:“學以高尚其志氣,學以開拓其心胸,學以仁民愛物,學以明體達用”。

     他有膽有識地進行管理改革,力主“講而兼學,讀而兼作,體而兼用,中而兼西”,敢于向傳統風氣和作派進行挑戰。由于這些杰出表現和獨立特行的人格,使他成為了四川大學歷史上的名師之一。吳芳吉與同為四川大學教授的史學家鄧紹琴和國畫家張采芹并稱為江津的“聚奎三杰”。1930年9月,他和理學院院長沈懋德、物理系教授呂子方、化學系教授彭用儀離開四川大學到山城重慶創辦了重慶大學,使他成為了該校主要創辦人之一。

     吳芳吉先生對新詩的獨特貢獻集中體現在他的“白屋體”新詩創作上,曾任四川大學副校長的石堅2007年在紀念吳芳吉誕辰110周年暨新詩歌學術研討會上曾對此有過一段很中肯的評價,他說:“他的‘白屋體’新詩并非一般意義上的‘白話新詩’,而是繼承傳統,吸納民歌,又借鑒西詩的產物。他的‘白屋體’新詩基本沿用傳統的舊體詩的體裁,卻并不墨守成規。而是在廣泛吸收詩、詞、曲、賦、鼓書、彈詞、民歌、及外國詩歌運用語言技巧和表現手法之上進行蟬蛻式的創新,獨樹一幟而自成一家。他的‘白屋體’新詩熔鑄百家而成新體,是擁有新理想、新意境的現代詩”。他一生創作的新詩達800余首。

    《婉容詞》是“白屋體”新詩中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一經刊出就成為了全國傳誦的佳作,當時一些中小學就曾將這一作品選入教材,成為新詩范文?!叭撕獺畢壬凇陡首偽ā罰ㄔ攣窗媯┥系奈惱陸駁攪蘇餳?。說當時康定中學曾將《婉容詞》油印發給學生作教材。由省藏學研究書院康巴詩詞研習會編印的《康巴吟》刊物第三期上刊出了我州一位叫張文憶的老同志所寫的一篇文章,更是印證了此事,她說60多年前她還是康定中學初十班的一名學生,當時她們這些學生中就流傳有《婉容詞》的手抄本。

     這就足以印證了《婉容詞》的影響,不要說成都、重慶這樣的大城市,就連偏居于大山之中的康定城也傳了進來,這需要何等的魅力。原四川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四川大學黨委書記、教授饒用虞在談到這首詩時曾說:“近百行的長詩使那么多人流淚,那么多人能誦,幾可與《孔雀東南飛》媲美,這在中國現代詩歌史上是不多見的”。對于他的“白屋體”新詩,虞老稱贊為“第一奇功休讓人,開國文章我輩始”。

  • 上一篇:有麝自然香
  • 下一篇:分享到0
  • {ganrao}